甲A]2003年甲A大截杀——摘牌大会昨天结束-上海群乐徽标制作有限公司
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甲A]2003年甲A大截杀——摘牌大会昨天结束

甲A]2003年甲A大截杀——摘牌大会昨天结束

发布时间:2019-11-08 23:05    来源: 未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在接近岁末的时候,一个中国人心目中感到不太吉利的词语成为了焦点———截杀。昨天上午9点,中国足协在北京国宾饭店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国内球员摘牌工作会议,俗称“摘牌大会”。因为明年中国联赛将效仿英超,甲A联赛被升格为“中超”,目前15支甲A球队中能够进入中超的只有10支,因此这场联赛前的“人力资源战”成为实行摘牌制度6年来最激烈的一次。

  或许是巧合,本周一直晴空万里的首都北京从前天下午开始被大雾笼罩,一场大雪再所难免,飞往北京的各地航班取消,一些打算去北京现场亲临大会的记者,球员和俱乐部官员只能留在原籍,静静等候从北京传来的消息。

  为了能把中意的球员能网罗麾下,争取成为中超球队,参加摘牌大会的各俱乐部并没有被大雪绊住了脚步,前天(摘牌大会召开的前一天)晚上代表们就纷纷抵达北京,并由中国足协召集在大宝饭店举行了大会的预备会议。会上,中国足协着重宣布了摘牌的具体规则,要求各俱乐部要严格按照转会规定,处理好每一个球员的转会事宜,中国足协杨一民和球员注册办公室主任马成荃希望各俱乐部能站好“最后一班岗”,顺利完成甲A联赛的最后一次摘牌大会。

  召开预备会的同时,中国足协向与会的俱乐部收取了50万元的入场费,如果哪家俱乐部摘下某位球员后,因为价格或是非正当原因反悔的话,中国足协将对这家俱乐部进行处罚,处罚的手段之一就是罚款。为了保证罚金的来源,中国足协要求每个参加今天摘牌大会的俱乐部先交50万元的保证金,如果最终一切风平浪静,50万元将退还各个俱乐部,否则中国足协将没收违规俱乐部的保证金,将它判给利益受损的俱乐部。

  除了50万元的入场费外,足协还收取了每位球员20元的注册费。在预备会上,中国足协宣读了国务院下发的文件,其中心思想是降低行业性收费,降低球员注册的门槛。今年职业球员注册金从往年的50元,下降到20元。中国足协还透露,根据球队的经济实力和实际排名,因为估计无法摘得满意的球员,所以4家甲B俱乐部放弃了参加摘牌大会的权力。

  摘牌大会昨天上午9点准时在北京阜阳门外的国宾饭店举行,而二楼会议厅里的焦点人物除了十几位命运未卜的大牌球员外,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他就是中国足协球员注册办公室主任马成荃。

  在本月11日和15日的YOYO体能测试中,因为有执法标准不统一和包庇国家队球员祁宏的嫌疑,马成荃成为各俱乐部和球员们发泄不满的“出气筒”,在一片骂声中马成荃却深得足协高层强有力的支撑,除足协主席阎世铎外,南勇,杨一民等几位都搬出了种种言论支持马成荃和YOYO。昨天,马成荃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了摘牌大会的现场。

  昨天正式公布的上榜球员人数再次发生了变化。据悉,在中国足协规定的球员申报转会的截止时间,中国足协共收到各俱乐部传来的506名球员转会申请。但是加上因为种种原因稍晚提交转会申请的30名球员,今年上榜的实际人数是536名。

  截至本月22日,16名自由转会球员已经找到了各自的新东家,再减去以中远小将詹可强为代表的5人被俱乐部临时撤牌,继续留在原俱乐部,最终在昨天摘牌大会上寻找新东家的球员便剩下了515人。

  到今年为止,倒摘牌已经是第六年了,越到后来就越显示出其弱点。当初中国足协为了能够使各俱乐部之间缩短差距,效仿美国NBA篮球联赛的球员转会制度,前一年联赛排名最后的球队在次年获得第一选秀权;唯一不同的是,NBA的倒摘牌是用在第一年涉足联赛的新秀身上,而甲A的倒摘牌则是新秀老将“一锅端”。

  9点整,主持人宣布,各俱乐部需要摘哪位球员,要报出他的编号和名字。第一个获得摘牌权力的是去年联赛副班长陕西国力队,“153号,郝伟”,当俱乐部总经理报出了原效力于山东鲁能泰山队的后卫郝伟的名字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事先说好的“游戏规则”,暗地里进行的游说都可能作废了。

  在摘牌大会前,郝伟就大声“疾呼”,希望陕西队能够手下留情,这位当年健力宝的小将自然不希望陷身于甲A15强中,冲击中超希望最渺茫的陕西队,他甚至还放出狠话:“我决不会加盟国力,如果国力摘我,那我就立即退役,我的首选是申花,如果北京国安利用规则摘我,我也会考虑去国安。”然而现实就是这样残酷,谁叫陕西队是去年联赛的最后一名,谁叫郝伟偏偏在今年向俱乐部提出了转会请求的,郝伟成了第一个被截杀的球员。

  第一轮上海两兄弟顺利地摘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队员,申花高高兴兴地拿到了杨光,吴承瑛来到了中远,另外有5支甲A球队放弃了摘牌的权力,其中雄心勃勃要摘得“猎豹”姚夏的重庆力帆俱乐部被青岛贝莱特横刀夺爱,只得在昨天的摘牌大会上一无所获。

  青岛贝莱特的韩国籍主教练李章洙曾经在重庆队当过主教练,所以他对四川队效力的姚夏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在成功摘得姚夏后非常兴奋,“摘姚夏是俱乐部早就内定的,但当时一直不能轻易地对外界说,摘牌就是充分利用制度摘自己想要的球员,希望姚夏能够尽快到位,我很想见到他。”姚夏的沮丧也写在了脸上,不过他表示既然是职业球员,就要服从选择。重庆力帆俱乐部的副总经理无奈地说:“我们为姚夏的转会作好了充分的准备,现在这样我们也无能为力,有那么多俱乐部看中姚夏至少说明我们的眼光是正确的。”因为中国人的恋家情结,重庆籍的姚夏自然更愿意效力重庆的球队,但加盟青岛队也并非就无法施展拳脚,青岛贝莱特俱乐部已经通知姚夏,大年初六就有一场和大连实德的超霸杯比赛,希望姚夏届时能够上场。

  从5轮摘牌结束后23名球员被10支甲A俱乐部瓜分的结果分析,后卫和门将成为转会的热门,尤其是被上海中远队第2轮摘走的前国门江津,他以495万元的身价成为甲A历史上首个也是最后一个门将标王。

  申花队在第2轮夺了一回中远所“爱”,把已经随中远训练了将近1个月的陈刚摘了过来,再用自由转会名额转来了张玉宁,第一轮摘来了杨光后,申花把目光放在了后防线轮要摘下江津,申花轻而易举地就把曾经效力过国家队的陈刚摘了下来。

  江津,吴承瑛,陈刚……这些今年摘牌市场上的“香饽饽”都来自后防线上的队员,大连实德也不惜放下架子,用第一个摘牌名额摘下了四川队的替补门将宋振渝,陕西队不顾一切地摘下郝伟,天津队摘下于光,种种迹象表明,今年联赛各队攻城拔寨将更加困难。

  有515名球员上榜的摘牌大会最终只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就宣告结束,甲A俱乐部共摘走了23名球员,而14家甲B俱乐部也成为了27名球员的新东家。

  甲A15支俱乐部中,云南红塔,重庆力帆,辽宁波导,山东鲁能和北京国安放弃了所有5轮摘牌权力,将主要精力放在了选择外援上。上海中远队再次以990万人元将两位标王摘得,加上自由转会身价为480万的小李明,中远已经是连续两年在国内球员的转会上斥资千万。至今归属还未定的四川队是出手最频繁的球队,他们先后买下了四名名气不大球员充实实力。甲B的浙江绿城和成都五牛俱乐部用满了5次摘牌的名额,27名球员新赛季将征战甲B。

  高建斌、魏群等往日的大腕们今年的日子肯定要不好过了,当50名队员被甲级俱乐部摘走后,包括他们在内的465名上榜的球员将面临退役的可能,享受了甲A的无限荣耀后,他们开始尝到了职业足球的残酷。

  中国足协杨一民在摘牌大会后透露,今年实际被摘牌的球员比去年略多,但是因为上榜的球员创下了历史新高,总体概率和去年差不多。“没有被摘牌的队员有三种选择:第一,之后的乙级联赛摘牌,踢不上甲级联赛的球员在低一级联赛可能会受到欢迎;第二,中国足协在全国36个城市开展了业余足球联赛;第三,全国五人制足球联赛也将展开。”

  魏群、高建斌等四川籍球员是因为今年四川足球的环境急剧恶化才想到转会的,但俱乐部开出的高昂身价和自身的年龄,成为了其他俱乐部接纳他们的障碍,例如高建斌的转会价格达到420万,列今年球员转会价格的第10位。对这类不愿意效力低级别联赛的球员,杨一民表示他们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联赛14轮过后的第二次转会,争取能够获得上岗机会,二是在30个月不踢球后,他们就自动成为自由球员,可以以自由身份加盟任何球队,但这是下下之策。

  辽宁队的前锋刘斌也是昨天上榜但未被摘牌的球员,但他已经和俱乐部达成协议,将重新回到辽足效力。对于既不愿意效力低级别联赛,又不愿回到母队的球员,等待他们的只有退役一条路了。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律师| 网站制作| 在线投稿 |泰国试管婴儿 |保研人论坛 |恩施网

Power by DedeCms | 任何建议和意见E-mail: 电话:

主办单位:上海群乐徽标制作有限公司、上海群乐徽标制作有限公司日报社、上海群乐徽标制作有限公司总台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备案号: